2016年國際市場走勢動盪,以中國股災開頭,歷經中國股市熔斷以及原物料價格崩跌,年末則以債券市場大跌作為結尾,其中,英國脫歐以及川普的當選更在市場的意料之外,而這兩大事件後續發展,仍是明年影響市場變動相當重要的因素。本篇將以美元為討論方向,回顧2016年美元走勢,並展望2017年美元走勢需要觀察的重點。

2016年美元走勢回顧

2016年的美元行情大致分為兩段,美元指數前三季在92-100之間呈現區間震盪(見下圖1),到了第四季才出現破高的發展,構成這些走勢的差異,原因在於市場對於聯準會升息想法的轉變。

圖一

前三季美元區間震盪

聯準會在2015年結束非常規的寬鬆措施,同時給出最多升息四次的可能性,但是因為美國國內通膨未有明顯起色,以及上半年非農就業數據表現不如市場預期,使得美國的經濟數據無法說服市場去相信聯準會當初升息說法,加上英國脫歐公投干擾,影響市場後推聯準會可能升息時間點。

美元前三季除受美國升息預期減弱影響之外,其他國家擴大貨幣寬鬆政策,但無法有效拉低其匯價,也間接影響到國際美金走勢。由於美國升息機率下降,而全球資金持續寬鬆的前提下,市場充沛的游資還是必須找有收益的地方停留,所以又回頭尋找較高收益的市場,在這段時間,新興市場反彈幅度普遍比成熟市場大,而且多是股匯雙漲,反應資金行情。

第四季美元破高發展

美元大區間震盪的行情,在第四季出現破高的發展,原因在於市場對於美國升息預期的轉變,以及其他因素鋪墊而成。

9月英國新任首相表態將於2017年3月之前啟動脫歐談判,引發英國恐有硬退歐疑慮,市場開始積極回補美元,在此同時聯準會升息預期也出現變化,9月底聯準會利率決議已出現投票主張升息官員,當時利率期貨顯示美國年底升息機率已近7成,而後川普勝選,市場情緒迅速翻轉,美元直線拉升,12月各產油國之間達成減產協議,成為市場繼續炒作通膨理由,配合聯準會12月決議升息一碼,且明年升息展望樂觀,美元指數再創波段高點。

第四季美元轉強時,債券市場亦出現較大調整,長天期債券利率上揚,反映全球泛濫資金行情趨緩,且通膨預期升溫,其中,又以美債於各天期調整幅度較大,反應美國升息路徑仍與其他主要央行呈現背離。 而美元轉強且配合美股創高,代表資金流往美國現象,此時,前三季股匯偏強的新興市場,在外資匯出以及美金資金成本墊高下,逐漸無法維持過去的強勢表現,日幣則是大幅反轉已逼近今年一月的盤整區間下緣。

2016年美元走勢總結

2016年其他國家貨幣政策寬鬆,以及美國貨幣政策轉向緊縮的架構並沒有改變,但是預期因素主導了過去一整年的走勢變化,當貨幣政策預期強的時候,美元是走強的,例如今年第四季的行情,但是如果預期不強的時候,美元沒有辦法出現有效的走強,不過因為其他國家仍處寬鬆,美元也不會出現大跌,頂多是區間震盪而已,各國匯市則各自表現,例如今年前三季的行情。因此,在市場資金流向受貨幣政策牽引下,美元走強需依賴持續的升息預期,其他國家貨幣寬鬆直接影響國際美金有限。


2017年美元展望

2017年預計美元有機會繼續維持強勢表現。

理由一:美國與其他國家貨幣政策背離持續且有望加大

美國經濟條件,包括就業與通膨仍支撐美國政策與其他國家背離前景,且油價的部分,在去年底今年初觸底後止穩向上(見下圖2),以基期來看,將從今年第四季開始為全球市場貢獻正向通膨水準,從美元指數與油價趨於同向觀察,原物料價格上揚,將正面加大聯準會明年升息步伐快於去年的可能性,有望以美國升息的預期做為拉大背離的主要推動因素。

理由二:川普政策預期

基礎建設: 擴大基礎建設的資金來源,如以擴大舉債來支應,勢必會讓美國政府赤字增加,這也是一般市場擔心的負面影響,不過就目前美國聯邦政府預算赤字佔GDP的比重來看(見下圖3),離過去金融海嘯以及財政懸崖,應還有政策施行空間,而增加發債,將會提高債券供給,使得美債利率上漲,拉大美國與其他國家的利差,有利美元的走強。

減稅: 就個人所得稅來看,減稅將相對提高個人可支配所得,有望增加消費,而就企業稅的部分,川普計劃對美海外企業的累積盈餘匯回採一次性稅務減免措施,這部分將有助於吸引海外資金回流,過去在小布希時代,美元指數就曾經因為相關法案的通過出現不小幅度的上漲(見下圖4),另外美國的公司稅計畫大幅的調降,期待藉由減稅提高經濟活動,來抑制政府赤字增加的負面影響並且增加部分資金來源。

貿易壁壘: 為了讓製造業重返美國,川普可能藉由提高關稅的方式來執行貿易保護,由於對新興亞洲來說貿易活動佔經濟成長很大的部分,需密切留意川普當選後對貿易保護政策的執行度,如執行激烈或將影響亞幣走弱。

聯準會官員任命: 明年將有兩名聯準會的委員需要遞補,過去川普曾經對於聯準會太慢升息表達不滿,因此,市場預期有關這兩名委員空缺,可能會由態度比較偏向鷹派的人員遞補,過往聯準會以鴿派掌控為主,可持續觀察委員遞換狀況與表態,如果聯準會有比較多的人員態度偏向升息,對美元應是利多。

理由三:歐洲政治動盪大

美國未來共和黨將是完全執政,比起明年歐元區政治面上的動盪,包括脫歐談判以及德國跟法國的大選才要開始,美國政治動盪問題應該是相對輕微,歐洲需要避險因素較強,將間接推升美元需求。

圖二

圖三

圖四


結論

上述理由應可支撐美元指數在2017年繼續位於強勢地位。當然,最須留意的便是川普政策的落實程度以及聯準會對美元的態度。過往葉倫曾經發表美元過於強勢將不利美國經濟發展的言論,代表其相當在意美元的漲跌,美元過高反而不利聯準會升息;而原物料上漲帶領的通膨影響將為全球也使得其他國家不敢再貿然大幅寬鬆,種種情形將讓美元於2017年處震盪走強而非一步登天。美元指數仍走在5~6年的多頭循環當中,目前進入循環的後半段,最需留意的將為全球資產能承受美國升息的次數與幅度,以判定美元多頭循環終止的時間點。

圖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