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與油價走勢圖alt

近期國際匯市有兩大主題,第一,美國升息步調放慢,第二,油價延續反彈態勢,在這兩大主題作用下,避險情緒消退,國際游資繼續追逐高息資產,表現在匯市上,商品貨幣買盤較強,歐元及日幣等避險貨幣回貶,至於新興亞幣,由於資金對於亞洲市場無特別偏好,持續震盪於區間,美元指數亦徘徊於低位。【看更多】外匯觀測站

自聯準會3月份利率決議之後,聯準會主席葉倫強化不急於升息的立場,影響國際美金趨弱,使得非美貨幣各自表現,簡單而言,葉倫擔心:

1.油價 2.全球經濟風險 3.強勢美元

就油價部份而言,去年美國升息的時候,油價大概在35塊附近,今年2月四大國的凍產協議,使得油價從35塊來到40塊,在技術上是明顯的突破。而全球的經濟風險部份,今年年初最令人擔心的中國狀況,目前沒有惡化的跡象,連人民幣匯率也重回人行的控制當中。

很明顯的,目前的油價以及中國風險跟去年年底美國升息的時候相比平靜許多,但是葉倫卻沒有維持原本在去年底給出美國今年升息四次的信心,因此,葉倫最擔心的應該不是油價也不是全球經濟放緩,而是強勢美元的後遺症。

從預期美國將收緊貨幣政策開始,美元指數漲幅超過20%,逼使大宗商品價格走低,還引發全球金融市場動盪,加上強勢美元也使得海外市場對於美國商品需求下降,由於出口下降,以及美國民眾消費支出偏向謹慎,進而影響美國企業營收,不利美股攻高,這些都反過頭來強化葉倫不急升息先求穩定風險的立場。

因此,在美國不願意國際美金過於強勢的想法下,最有效的作法將是壓低市場對於聯準會升息的預期,國際美金在葉倫改變說法,使得在市場對於美國升息預期加快之前,有走強的難度。然而,這一波憑藉升息預期減緩以及油價持穩所產生的風險偏好期間,能夠持續到什麼時候?我認為需考慮以下幾點:

  1. 4月中的多哈會議,在伊朗沒有出席的狀況下,OPEC組織跟非OPEC產油國之間沒有辦法就控制產量達成協議,留待6月再進行討論,但是,一但油價回到50以上,恐怕提供美國頁岩油喘息空間,這是OPEC國家不願意看到的,因此,即便有機會達成限產共識,但是限產程度,我認為難以期待太多。【看更多】油價的供需基本面

  2. 中國經濟數據的部份,的確,三月份中國的經濟數據是好轉的,尤其出口年成長率出乎市場預期,然而,出口總額並無明顯上漲,使得貿易順差無相對應漲幅,反到呈現反向滑落狀況,因此,必須警惕此是否將成為人民幣潛在貶值誘因,進而限制風險情緒發展。【看更多】3月出口大幅優於預期,中國經濟沒問題了?

  3. 本週四月份利率決議聯準會不會升息的結果,我認為都已經反應在價格當中,因此,應去思考未來聯準會官員對於美國緩升的看法是否具鬆動理由,尤其油價經過第一季的反彈之後,對於美國未來通膨的負面效果應該將會逐漸減緩,因此,接近到6月,油價將難已成為拖累美國通膨的藉口。

結論,短線在油價低位持穩,美國不急於升息,中國風險趨緩,將使得國際游資容易往高息市場流動,預計商品貨幣的表現,仍將會好於其他非美貨幣,但接近到6月,考量石油限產會議再次召開,人民幣潛在風險以及聯準會年中利率決議的到來,就要開始留意本波風險情緒反轉的可能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