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指數今年第一季從最高103.82出現向下修正走勢,我認為主要原因在於以下幾點:

美國部份

1. 市場交易熱度下降

去年第四季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基於對於川普新政的期待,市場積極炒作美元走強,然而,川普上台後,醫改案卡關推遲稅改以及基建的進行,致使美元炒作逐漸降溫。

2. 川普不愛美元過強

川普今年上台後曾在1月以及4月接受訪問時,明確表達美元過強,不利美國貿易競爭優勢立場,以口頭干預方式打壓美元匯價。

3. 聯準會3月利率決議維持升息預估幅度

聯準會雖提早於3月升息,但官員對於今年升息預估幅度沒有增加,難以滿足美元多頭期待。

其他國家間接影響

1. 歐洲政治風險下降

今年以來,歐洲政治事件逐一兌現完畢,荷蘭選舉無意外,法國總統選舉也由中間派馬克宏當選,歐洲政治事件至今所引起的動盪程度不如去年預期。

2. 貨幣政策前景與美國趨同

歐洲通膨及經濟回溫,逐步縮減寬鬆預期浮現,而日本方面亦開始討論退出寬鬆方式,代表主要央行貨幣政策前景無法擴大與美國分化程度。

由於美元向下修正,提供各非美幣別發展空間,其中,今年以來又以亞洲幣別走勢最為強勁,受美國強調公平貿易影響,亞洲主要央行減少干預,進而放大資金匯入的影響力道。


後市來看,美元處於震盪測底過程

1. 美國稅改及基建時程未定

由於川普新政的預期是去年第四季以來市場炒作美金走強的核心主軸,但川普財政政策核心,減稅、基礎建設等時程及執行細節至今未明,在交易核心鬆動之後,積極追買美金的理由稍嫌薄弱。

2. 川普態度

川普個人正在營造低利率、低匯率等吸引企業的投資環境,短期持續口頭干預匯價的可能性相當大,即便美國財長曾表示強勢美元對美國長期有利,但市場並未買帳。

即便美元至今缺乏上漲動能,但後續下跌空間我認為亦相當有限,甚至可開始逢低布局。

美國升息循環未變

5月份聯準會利率決議認為美國第一季經濟放緩僅為短期現象,會後利率期貨顯示6月升息機率已攀升至7成水準,預期於美國基本面仍有支撐下,美元逢低實質買盤不易消失。

另外,觀察自2014年1月聯準會開始縮減QE規模後,每年美元指數走勢大致皆經歷第一季修正,第二、三季反覆測底,第四季突破向上等三個階段。

(2014.1縮減QE規模,2014.10QE退場,2015.12啟動升息循環)   
今年美國貨幣政策升息方向不變,而其他主要央行貨幣政策基調仍維持寬鬆,由於美國與其他國家貨幣政策框架至今仍為背離,因此,我認為2014年以來的走勢經驗,今年亦有相當參考價值,而這3年的走勢差別僅在於第四季走高動能具有強弱差異,未來能否突破今年第一季高點,建議觀察重點如下:

1. 川普新政進展程度

本週美國眾議院已通過川普醫改方案,且參議院亦批准政府支出議案,確保在9月底之前美國政府有預算資金可供使用,在此狀況下,未來稅改以及基建應有望逐漸浮上檯面。不過8月美國國會休會,12月又有耶誕長假,川普新政落實進度也不必太過樂觀。

2. 聯準會是否縮表

聯準會曾於3月份利率決議的會議紀錄當中,透露今年稍晚開始縮減資產負債表的可能性,雖然於美國從2015年開始升息,但是美金流動性並未受到實質影響(僅提高美金拆借成本),如未來聯準會停止到期證券再投資,或者甚至直接拋售美債,將使市場美金減少,在流動性有所疑慮的狀況下,有利導致美元價格上漲。

3. 歐洲政治風險狀況

歐元佔美元指數組成逾5成比重,歐元強弱亦將間接影響美元指數走勢,今年歐洲選舉事件雖多,但在歐洲經濟好轉支撐下,今年以來的政治風險尚未對於歐元構成損傷,下半年德國議會選舉將對歐洲央行是否繼續縮減QE有相當影響(今年4月開始歐洲央行寬鬆規模已從每月800億歐元減至600億歐元),也是接下來最須關注的重點。


結論

美元指數在經過第一季修正之後,考慮美國經濟隨著季節性不利因素消除,以及聯準會6月升息可能性納入視野,預計美元指數有望逐步築底,並於接下來逐步轉佳。但走揚程度仍須仰賴川普財政改革明朗化以及更多聯準會年底縮表的暗示。

後續持續觀察:

  1. FedWatch 升降息機率
  2. 美國-實質GDP
  3. 美國-非農&失業率
  4. 美國-消費者物價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