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倍經濟學 』是指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安倍晉三為了挽救沉寂多年的經濟困局,在第二次任內所提出的一系列政策,實為量化寬鬆政策,試圖以貨幣貶值提升日本貨物在國際的競爭力。(from WIKI)

自安倍上任時序已3年,日幣貶值了35%,到底有沒有反映在實質經濟基本面上? 從公布的2015Q2 GDP為-1.2%,以及核心 CPI再度滑落至0%透露出了端倪。

日本GDP成長年率 alt

日本核心CPI alt

而問題出在哪?由下圖對GDP的貢獻度顯示,消費衰退了2.7%,呈現負貢獻(注意Q2觀光客至日本旅遊成長5成,對消費有一定貢獻),淨出口也因出口大幅衰退16.6%造成貿易逆差。以上現象使得庫存、投資、政府支出帶來的成長仍無法cover的過來。

日本GDP個結構貢獻:Q2消費與淨出口為負貢獻 alt

從上述可知, 顯然安倍經濟學對日本而言,是該檢討的。如果日本是個出口大國,貶值那麼多,理應對其GDP造成一些貢獻,但為什麼努力那麼久,卻仍然如此? 我們先從日本的結構來看看:

以2014年來看,日本消費佔GDP比重為61.1%,投資21.8%,政府支出20.4%,進出口則皆不到2成。 其中可看出,日本貿易佔比逐年增加,但卻順差轉逆差,而消費比重的持續上升也代表著日本經濟並非大家認為的出口為主,==日本的消費與內需,才是影響日本最大的因素。==

日本GDP結構: 由此可知日本仍為主要消費大國 alt

既然日本內需才是關鍵,那現在狀況為何? 由下面這張圖可明顯得知,日本家庭的實質消費已下滑至2011年的水準,另薪資成長率也維持0%上下。安倍期待讓日圓貶值帶動進口物價成長,但卻對薪資無法成長的日本民眾而言,反而造成壓力。這使得日本無法像美國一樣,將國內核心通膨維持在一定水準。 通縮依然是它的代表名詞。而消費無法有起色的主因:短期受安倍2014年調高消費稅的影響,==長期則仍是人口的因素,勞動力的下滑和無移民政策是日本最大的問題。==

日本家庭消費滑落至2011年水平 alt 日本勞動人口/總人口:日本正在經歷第2波的勞動人口加速下滑潮,預計將至2018年降幅才會稍微緩和。 alt

而這波日圓貶值帶來的最大效益來自哪裡?

1. 外國來日觀光人數大幅的上升
根據Japan Tourism Marketing Co.統計,==2014年日本觀光人數成長了33%,2015年則較2014年再成長5成。==帶動了日本的電器、藥妝、旅遊業。但若以2015年預估近2000萬的外國觀光客*每人平均消費22.3萬日圓(約台幣5.8萬)來看的話,外國來日的觀光貢獻占GDP比重仍不到1%,能否抵銷日圓貶值所造成本地人購買力下降有待觀察。(此人均消費為JTM提供,統計觀光客機票、酒店、酒店酒水花費、旅遊景點花費..等,無法準確計算出個人自日本消費電器、藥妝等花費,此部分仍須觀察)

外國來日本觀光客人數: 2015年成長5成alt

  1. 企業紛紛將海外生產搬回日本
    如本田汽車、Panasonic、Canon、Casio皆有此計畫,日圓貶值也使這些企業賺取到了許多匯兌收益,而日本的失業率因此下降自新低3.3%,企業投資自2011年開始開始有些許起色,只不過薪資還是0成長,人口減少帶起的需求不足,進而導致通縮問題至今仍尚未解決。

日本失業率滑落至新低alt

由上可知,日圓貶值帶動觀光人潮與製造業回流,但貢獻度目前仍不足Cover本地人們購買力降低。但若不貶呢? 競爭力下滑,但需求不足仍是問題。總體而言日本面臨最大的挑戰仍是人口減少的問題。

近日日本央行則罕見不像歐洲一樣在9月擴大量化寬鬆,顯示日本政府也開始猶豫安倍經濟學的成效, 若下半年日本經濟並未明顯好轉的話, 安倍經濟學被市場視為無效的聲浪將越來越強,日本也將開始檢討這樣的措施該如何收尾,畢竟貶值了那麼多仍無法防止衰退,市場將對未來推出的工具失去信心,而日圓若因此止貶,則須留意過去受惠匯兌收益的廠商獲利是否回吐。

未來觀察指標:1. 日本核心CPI 2. 日本消費狀況 3. 日圓 4. 日本薪資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