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幣近期站上2001年與2008年低點連接之支撐線,今年以來反彈幅度達3.59%。我統整了造成近期澳幣匯價反彈原因:

  1. 聯準會三月份利率決議下修未來經濟成長與通膨預期,並且調低今年利率預估數,而後主席葉倫於紐約經濟俱樂部發表演說中,進一步強化三月利率決議中溫和論調,國際美金回檔背景下,商品市場短線挫跌風險降低。

  2. 日本央行與歐洲央行接連擴大寬鬆政策,游資回頭追逐較高收益市場,亦逐步推高澳幣匯價。

澳幣走勢(1997~今)alt

後市來看,在影響澳幣的因素當中,可歸納為以下幾點,逐一釐清:

中國因素

  1. 上週公佈三月份官方製造業PMI重回擴張區間,而非制造業PMI亦脫離低點,由於澳洲經濟活動依賴中國需求狀況,在中國經濟短期暫時回暖下,有望提振澳洲貿易狀況。
  2. 人行藉由大量消耗外匯儲備,重新主導人民幣匯價控制權,使得國際炒家逐漸離場,目前人民幣匯價大部分時間皆跟隨中間價格變化而升貶,人民幣暫穩之後,市場避險氣氛跟年初相比已有所消退

澳洲央行態度

  1. 澳洲去年第三季及第四季開始,經濟成長皆好過市場預期,資本支出成長翻正,但失業率仍於偏高水準,零售銷售亦不理想,整體來看,澳洲經濟尚處於從礦業投資轉而試由非礦業領域帶動階段。
  2. 由於澳洲經濟表現有好有壞,澳洲央行之貨幣政策短期仍有理由維持當前貨幣政策不變,但如考量資金因利率因素恐湧入高息資產,澳洲央行應仍將保持寬鬆或不排除放寬政策想法,亦不會放棄口頭打壓澳幣匯價態度。

美國升息前景

  1. 由於聯準會內部就升息問題存在分歧,今年美國利率期貨透露的升息預期已由去年底預估至多4次向下調整為1~2次。
  2. 即便美國今年仍有升息優勢,然而國際美金走強非聯準會官員所樂見,在今年2月底G20之後,國際匯市有所改變,即便歐洲以及日本央行擴大寬鬆,都無法阻止國際美金回檔,此減輕商品貨幣下跌壓力。

原物料價格

  1. 受惠於國際美金走弱,油價今年以來至多反彈60%,鐵礦石價格至多反彈50%,金價至多反彈20%。
  2. 雖然市場供過於求難以於短期間內出現改變,但以油價而言,今年2月16日達成凍產協議後,已出現較大幅度反彈,如未來油價又再進一步大幅下跌,預計成員國之間有機會進一步減產,意即大宗商品價格具低位持穩可能性。

據上所述,短線來看,由於國際美金持續震盪,在國際美金不強的狀況下,大宗商品價格破底機會不高,而中國股匯風險目前皆受中國相關單位掌控,失控風險與年初相比已大幅降低,因此,就外部影響因素而言,澳幣具反彈條件,但因澳洲央行尚未放棄寬鬆想法,預計仍有口頭或實際干預匯價可能性,澳幣反彈過程當中波動幅度應該不小。

長線來看,由於澳洲央行降息週期並未結束,而美國雖然升息預期有所調整,但遠未需要回頭寬鬆,因此,澳幣要化解長期下彎均線還需要時間,配合技術上0.78-0.80關鍵壓力區不易輕鬆突破,預計現階段澳幣底部盤堅可能性較高。

澳幣走勢(2012~今)alt

看更多:各國貨幣走勢圖

【總經Spotlight】歐債危機與亞洲金融風暴將重演?解析強勢美元的倒債風險 【總經Spotlight】美元獨強、歐元平價、日圓續貶,一文盤點全球外匯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