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國際匯市走勢分化,歐系貨幣走勢較弱,商品貨幣以及亞幣表現相對強勢,國際美元則仍維持區間震盪,種種因素與近月各國政策有很大關係:

8月以來各主要經濟體延續寬鬆政策

  1. 日本央行擴大ETF購買規模,日本政府批准本財年度追加開支4.6兆日幣,作為總計28兆日幣經濟刺激方案的一部份
  2. 澳洲央行宣佈降息一碼,到歷史低點1.5%
  3. 英國央行7年來首次降息一碼至0.25%,並配合重啟擴大QE規模至4350億英鎊

就上述事件,我們看到表現在國際匯市上,日幣以及澳幣在政策公布後都是不貶反升,此與一般預期邏輯不同,只有英國寬鬆市場才買帳,讓英鎊出現大跌,為什麼有這些差異?

個人認為,主要是因為最近國際匯市對於過去存在升息預期的主要經濟體出現反向的政策預期,而其中關鍵在於英國退歐的結果催化這項改變,包括了美國和英國,也就是說,市場認為美國升息難度不小,以及英國轉向擴大寬鬆的變化。

各國央行基準利率alt

兩大經濟體改變政策預期引發資產變化

  1. 因為過去市場期待美國經濟支撐下的升息前景,讓國際美金走了將近三年的多頭走勢,但是今年的美國升息預期,從去年底預計最多四次升息機會不斷的往下修正,升息期待感逐漸減弱,並非國際美元會就因此反轉,而是市場游資在美聯儲無法堅定升息立場後,不再像過去那樣一面倒的追逐美元資產,這就使得其他利率相對高的資產逢低買盤不少。
  2. 英國方面,由於公投是可以事前避險的風險事件,不管結果會不會退歐,至少英國從去年的升息轉向寬鬆的預期持續發酵。

因此,反映在國際匯市上,我認為今年以來資金炒作的主軸,是以國際美元轉弱為主線,以英鎊走弱為副線進行,但是因為英鎊下跌掩飾了國際美元相對的弱勢,使得美元指數看起來是維持區間震盪,不過如果拆開來看其內容,國際美元相對商品貨幣,以及國際美元相對於亞幣個別走勢,美元不強的主線就會清楚的多。

短線資金持續流向高息資產

短線來看,因為各大央行又開始向全球市場注入流動性,全球資金持持續增加的前提並沒有改變,而美國的經濟數據,在7月非常好非農數據公布後,緩衝了之前美國第二季GDP大幅差於預期的負面影響,也因為美國經濟數據沒有一致性得表現,即便9月升息機率在非農數據之後有所攀升,但仍屬偏低,因此,短線熱錢在現階段普遍低利的大環境下,被迫只好繼續追逐相對高息資產,這也是為何澳洲央行即便降息,澳幣沒有相對應跌幅的原因,而台幣部份在央行降息幅度相對小的狀況下,也快晉升到高息貨幣的行列。

資金行情的炒作將延續到什麼時候?

考慮接下來的風險事件都集中在9月之後,包括聯準會的利率決議,以及英國下議院將討論先前留歐派請願第二次公投的連署內容,最後,是最重要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因此,預期在9月之前,仍有炒作資金行情的空間,而在這段時間,新興亞幣以及商品貨幣的表現預期還是優於歐系貨幣,而美元指數預計維持區間震盪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