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著於2016/11/17

近期國際市場變化在於債券市場利率走高,且美元指數轉強,最高已觸及去年聯準會升息前高點101,而一般認知在於是美國新總統川普當選造成這樣的影響。

然而,早在今年G20央行與財長會議中對於經濟刺激政策共識,已由積極貨幣政策讓渡為財政政策搭配,川普的當選僅是更加確認未來財政政策發展的重要性,因此,債券市場拋售潮並非突然之舉。由以下幾點可看出其變化:

主要國家各天期利率線走勢揚升

依時間發展

  1. 日本債券利率於7月底時先領先上漲,當時日本央行利率決議僅擴大ETF購買規模,令市場失望,已先行減少日本債券持有。
  2. 8月英國央行寬鬆落底,態度轉為觀望,9月日本央行利率決議引入利率曲線控制,10月歐洲央行行長亦發表負利率非常態且有負面作用,在日本,歐洲,英國寬鬆貨幣政策接近極限同時,美國年底升息在即,進而影響主要國家債券利率呈現低點逐步墊高跡象
  3. 11月川普勝選美國總統,依其擴大財政支出政策預期,最終才由美債帶動觸發其他國家利率大幅噴出。

美國(上)、德國(中)、日本(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走勢

殖利率曲線趨於陡峭

美債利率曲線自8月後開始轉趨陡峭(或與市場認為在英國央行擴大寬鬆之後,大規模貨幣刺激政策已告一段落有關),回顧2011-2012期間聯準會進行賣短債買長債之扭曲操作,使得過去利率曲線較為平坦,如未來隨著美國新時代開始,基本政策可望由貨幣政策轉向為財政政策,利率曲線將逐步回歸扭曲操作前水準,代表長天期債券賣壓持續性較強。

因而,我認為債券市場變化實為各國政策轉換之必要調整,而影響各國政策重心轉向背景,在於各國寬鬆貨幣政策對於經濟提升程度恐已觸頂,在各國寬鬆貨幣政策轉為觀望下,短期內市場已無大量新資金來源,使得債券市場遭受拋售。而在此同時,市場迎來川普勝選,以及聯準會年底升息,國際資金順勢流往美國,此造成美元指數大幅轉強,美股創高,而新興市場股匯卻是同步轉弱現象。

預期本波強勢美元趨勢還未結束

  1. 美國基本政策轉向替資金回流美國創造條件 就川普廣泛的財經政策來看,不論是減稅、去金融管制、擴大財政刺激、貿易壁壘,即便執行細節間恐有矛盾之處,但是大方向皆基於美國保護主義鼓勵資金回流美國。
  2. 債券利率上揚提高資金機會成本 各天期債券利率向上調整,配合聯準會年底升息預期,主要國家中又以美國債券市場調整較大,由於美金利率上漲將提高各地資金使用的機會成本,市場回補美金同時,也將相對緊縮非美地區美金流動性,美金不容易走弱。

結論

由於目前離美國新總統川普上任仍有段時間可炒作政策預期,以及聯準會年底升息尚未落底,皆有利現階段美元指數攻高,然而,未來川普政策能否兌現仍不可知,且如配合積極財政政策,貨幣政策應有緊縮難度,以避免舉債成本過高,並維持一定貨幣供給數量,聯準會主席葉倫先前亦發表高壓經濟言論似有允許通膨升溫傾向,因此,美金走強應以震盪走高為主,可持續留意短線轉弱時間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