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年多來歐元下跌的原因始終來自於歐洲央行與美國Fed貨幣政策背離的驅動。Fed於2014年1月開始縮減QE規模,同年10月完成退場,並朝貨幣政策正常化做準備。而歐元區卻相反,接連調降存款利率後,著手進行QE,歐元以及美元指數在兩大央行共同推動下,於年初創出波段低點(歐元)以及高點(美元指數)後,Q2~Q3受幾點影響走勢呈現震盪:

  1. 歐洲央行QE政策實施,過去因預期歐洲央行將採行QE政策而作空歐元達階段性目標,獲利出場(buy on rumor, sell on fact)
  2. Q3公佈的美國經濟數據強度減弱,美聯儲今年升息時點不斷後推,美元指數漲勢趨緩,於93-98之間盤整。
  3. 中國經濟下行疑慮加之人民幣大幅貶值,股市出現修正,以歐元為融資標的利差交易平倉,使得歐元於避險情緒支撐下相對有撐。

Q2~Q3歐元兌美元出現震盪alt

然而,近日市場氣氛出現轉變,主因為:

  1. 歐洲央行於10月份利率決議上釋放寬鬆訊號。
  2. Fed於10月份會議上向市場透露較以往明確升息態度,且10月份非農就業人數進一步強化升息預期。

目前歐元區隔夜拆款平均利率(EONIA)以及歐元區銀行同業歐元拆借利率(EURIBOR)不斷於零軸下方創出新低,相對的美債與德債短天期利差創出新高,都顯示今年年初時推動歐元下跌的理由,又重新回到視野,這使得歐元往下擊穿今年第二季以來頸線價位(1.0818)。

Q4美德短天期利差創下新高,歐元貶值再起alt

市場因此看空歐元,紛紛傳出歐元兌美元將出現平價,歐元再次出現下跌,但是值得思考的是,早在今年第一季美元指數從92.5附近來到100時,是否早已經Price in 美聯儲今年升息一碼的結果。

畢竟與今年年初歐洲央行傳出QE時相比,歐元目前貶值速度不算太快。此代表如果歐洲央行無法在12月3日繼續擴大寬鬆規模的話,即便美聯儲於12月16日升息,擁擠的歐元空頭接下來將可能面臨一波獲利潮,尤其回顧過去兩年美國經濟受到氣候不佳影響,第一季數據普遍呈現衰退,影響第二季公佈數據時美元指數稍弱。

就下圖來看,美元指數過去強弱循環大約是7(8)年空頭,經過2(3)年橫向打底,再轉為5(6)年多頭,而本波美元指數從2012年觸底後走強,當時也正是歐元區歐債危機發酵,歐元相對由強轉弱,就過去循環推估,明年美元指數應仍維持強勢,但下一階段上漲動力關鍵在於,美國經濟數據能否更加強勁,從而形成市場持續升息預期,明年第一季將是觀察重點。

歐元接近強力支撐,美國是否持續升息成關鍵alt

再者,一旦美國升息,根據經驗資金抽離因素將於短期影響股市,就過去1990年以來3段美國升息經驗,都造成股市進入2-3個月修正期間(如下圖),在此期間通常有利融資性貨幣止跌(如日圓與歐元)。

過去美國升息經驗,都將造成股市進入2~3個月修正,有利融資性貨幣止跌alt

總體而言,12月歐洲央行將召開利率決議,而同時Fed也將迎來關鍵會議,如歐洲央行落實擴大寬鬆政策加上Fed確實升息,市場氣氛有利歐元空頭往平價方向(歐元:美元1:1)摜壓,有機會於明年第一季出現低點。但接下來則需確實考量:

  1. 明年初美國經濟活動將面臨天氣考驗
  2. 美國升息恐造成股市修正壓力
  3. Fed強調漸進式升息,代表將審慎評估升息對於金融市場影響

以上因素將短期有助營造歐元空頭回補環境,因此,既有歐元空單屆時可擇機階段性平倉。長期來看,則須密切觀察歐洲經濟狀況是否跟隨美國好轉,來判斷此平價能否從短期反彈轉為支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