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國際市場在人民幣貶值、油價創低、美國升息預期三者交互作用下,市場開始由避險情緒主導,此情景與今年8月似曾相識,同樣具人民幣貶值因素、同樣是股市下跌、同樣在美國聯準會開會之前。由於今年8月的風險主要由中國市場所觸發,因此,這篇文章將以近期人民幣走勢作為主要分析,探討當時與現在異同,及未來可能情勢變化。

==首先,人民幣貶值狀況是否能夠止穩?==

1.由以下圖表顯示,就中國的基本面而言,與8月中間價格匯改前相比,並無好轉。 中國11月進出口數據,連續第五個月雙邊下滑,貿易順差低於預期,由於內需以及外需俱疲,今年中國貿易數據全年負成長已經無法改變。alt

通膨數據持續低迷,CPI持平,PPI擴大跌幅,整體看來物價溫和,但工業領域庫存壓力不小alt

目前中國大型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高達17.5%,而一年存貸基準利率仍有1.5%,由於通膨維持低位配合準備金以及存貸利率水準來看,中國未來還留貨幣政策寬鬆的空間,就中國經濟基本面而言,人民幣貶值僅為順應基本面表現。

2.上週盤勢觀察 SPOT市場: 自從人行放手讓境內匯價(CNY)貶破6.40之後,上週境內匯價(CNY)以每天60-100點速度貶值。期間雖然曾經有人行干預美金賣盤出現,使得匯價留有上下影線,然而重點在於:1. 人行盤中的美金賣盤沒有連續性2.收盤價也沒有因為干預而順勢作高,都顯示人行目前沒有推高人民幣的意願,受到境內匯價(CNY)每日收低的影響,境外匯價(CNH)通常於境內收盤之後創出一天最大波段跌幅,由於人行縮手,短期市場力量具有絕對主導性。

alt SWAP市場: 最近跟過去最大不同在於境內外人民幣SWAP點數維持平穩,由於過去人行大幅干預,賣美金買人民幣結果,收回市場人民幣流動性,使得人民幣換匯點數飆高,隱含人民幣利率大幅上升。然而目前因人行已經減少干預舉動,市場人民幣流動性相對寬裕,也暫時無需考慮作空人民幣機會成本過高的問題,此有利貶值走勢的發展。

alt

3.今年8月當時面臨9月聯準會升息的可能性,中國預先為美國升息打預防針,無預警宣布中間價格匯改,引起人民幣大幅貶值,而本週美國升息機率已經有8成,在美元還是相對強勢背景下,要扭轉人民幣貶值趨勢,勢必將以繼續消耗外匯儲備做為代價,卻也未必能夠改變市場對於人民幣貶值預期,上週公佈11月外匯儲備數據降幅超過市場預估,適度釋放貶值風險,就人行的立場而言,除了可以減緩外匯儲備消耗,也可順勢為美國升息進行壓力測試,同時試探市場對於推低人民幣匯價滿足點。

alt

據上所述,短期間來看,人民幣還是貶值方向,並且有機會在聯準會開會前後,達到人行初步階段性貶值目標。

==再者,人民幣貶值帶來的影響分析==

跟8月人民幣貶值時相比,這一次人民幣走弱為漸進式,因此,市場雖然有避險需求,但是恐慌情緒不嚴重,最明顯在於其他亞幣雖然是趨貶,但是多數亞幣貶值狀況並沒有加速,連貿易依存度高的澳幣紐幣也都沒有回頭破底,主要原因可能在於,從8月到現在,1. 主要經濟體的寬鬆政策都已經就緒完畢,等待美國升息到來,2. 除了人民幣有干預因素之外,其他市場已有相當時間能夠消化聯準會升息預期。因此,預期這一輪人民幣貶值,對於全球市場影響程度,還不如市場於聯準會決策之前提前佈局來得深遠,而聯準會官員從10月之後也開始淡化海外市場經濟狀況的影響,因此,人民幣走勢應不會左右聯準會決策。

人民幣影響台幣與韓圜皆呈現趨貶alt

澳幣與紐幣並無再創新低alt

結論,本週最大風險事件就是聯準會利率決議,從目前市場對於美國升息機率高達8成,但美元卻沒有有相對應強勢表現來看,短期內市場受避險情緒主導居多,尤其油價下跌,如不能導致未來美國在消費支出上的增加,那麼低油價對於美國而言,將使得能源產業繼續受創,對於美國就業市場也不是好事,因此,我認為除了聯準會是否升息本身之外,更應該去關心美聯儲官員對於通膨前景描述,以及對於升息節奏規劃與判斷依據。

最後,考慮人民幣貶值,美國升息預期以及油價創低造成風險性資產挫跌,所引發國際資金的避險狀況,新興市場仍將作為資金流出的主要標的,因此,預計在包含亞幣在內的新興市場貨幣,在自身經濟基本面好轉前,相較於已開發經濟體,都會是偏向弱勢的局面。

【總經Spotlight】歐債危機與亞洲金融風暴將重演?解析強勢美元的倒債風險 【總經Spotlight】美元獨強、歐元平價、日圓續貶,一文盤點全球外匯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