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圖表

【關鍵圖表】從企業違約風險,觀察明年美元中期承壓的關鍵因素!

3,818

我們曾在2017年1月,在【關鍵圖表】企業違約風險vs.美國股市中,撰寫信用風險利差和美國股市呈現反向關係,而我們發現信用風險利差除了可以用來衡量股市的風險外,同時也可以用來判斷美元的走勢,而且信用風險利差美元指數的相關係數更是所有數據中最高! 這一切都與美元的避險特性有關!

美元避險性質的形成

M平方認為成為避險貨幣的基本條件有三,分別為:(1) 充足的流動性 (2) 穩定的政治體制 (3) 穩定的金融狀況 美國身為目前全世界最大的經濟體外,美元也擁有上述所說的3個條件,同時隨著布雷頓森林體系的建立,多年來持續奠定了美元的強勢主導地位,除了國際上的大宗商品皆以美元計價外,各國的貨幣也以美元作為進行匯率計算的基準,美元可說是世界上最重要且擁有最大流動性的貨幣!

信用風險利差與美元的關係

通常在景氣有疑慮時,信用風險利差和美元的連動性將越加凸顯,主要原因就在美元的避險性質!當景氣趨緩或重大系統性危機發生時,企業違約風險增加,投資人對於企業發行的高收益債要求報酬提高,信用風險利差隨之擴大,同時也將帶動市場的避險情緒,導致美元在需求上升的狀況下上漲,因此在2000年網路泡沫、2008年金融風暴、2012歐債風暴、2015年新興市場危機時,與美元指數走勢都出現上揚的狀況。反之當信用風險利差位於相對較低的水位時,美元的避險需求也會有所降低,此期間美元指數大多缺乏上漲動能。

MM研究員

在上一篇關鍵圖表-聯準會超額存準與美元擁有超高相關性!,闡述聯準會重啟資產購買的動作將造成未來美元走勢承壓的原因,而我們預期接下來信用風險利差也將有所壓抑,成為另一個明年美元中期不再大幅上揚的因素,主要理由有二 :

(1) 10月聯準會會議於聲明稿中刪除6~9月的預防性降息措辭,且主席Powell於記者會中暗示2019年降息三碼已足夠支撐經濟,配合FedWatch升降息機率顯示12月會議降息機率極低,作為信用風險利差「減項」的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已難再往下,甚至明年在美國財政部發債、通膨回溫的情況下,公債殖利率有向上的可能。

(2) 近期美股在貿易戰有望達成初步協議下持續走高,但觀察主要傳統油商及頁岩油廠商的股價卻因油價持續受到壓抑,侵蝕獲利空間而創下2018年年底以來的新低,也使信用風險利差擴大(美國能源業對美林CCC級(及以下)高收益債殖利率貢獻度達1/5 !)。而明年1~4月期間,為油價基期快速上升的期間,川普控制通膨的壓力有所減少,並可能將因此放寬對油價的控制,同時美國頁岩油廠商也在去年底油價大幅走弱之際,縮減資本支出,預期未來產量上行幅度將有所緩和,供需趨於平衡下將使油價有所回溫,有助於「被減項」的-美林CCC級(及以下)高收益債券殖利率有所下降。

整體而言,我們依然認為美元在明年將是多頭循環中的一次整理,也建議各位持續關注信用風險利差的變化!

投票專區

【MM認真投】您認為12月聯準會會議會再降息一碼嗎?

截止:

圖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