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自今年以來表現弱於其他貨幣

境內外人民幣自6月下半旬從6.57附近加速貶值走勢,主要是受到英國退歐結果不確定性加大影響,市場美金買需較強,而後英國公投脫離歐盟,催化市場避險情緒,使得境內外人民幣大幅走弱至6.70附近,時序進入7月,英國新首相順利交接完畢,英國方面政治亂局暫時告一段落,避險情緒消退,市場轉而炒作資金行情,但人民幣卻僅徘徊於近期低點,未跟隨其他非美貨幣出現反彈。

人民幣走勢圖

境內外人民幣走勢alt

三大因素短期內人民幣仍將弱於其他貨幣

市場買賣力

由於7月-8月為在香港上市之中概公司分紅旺季,使得美金實質需求較為暢旺(盤中不乏buy hkd sell cnh flow),且觀察7月雖然人民幣僅維持區間波動走勢,但境內成交量不弱(6月日平均成交量約為200億美金,7月一度衝高至300億美金),此代表在市場風險偏好回歸之際,合理該有的美金賣壓完全被潛在美金買盤所消化,推知中國市場美金買方承接力道積極。

人行態度

(1) 人行於中間價格(fixing)設定上逐漸貶值,尚未有大幅修正跡象,代表目前價格水準應仍未到人行心理目標(fixing於每日9點15分公告,而一天境內人民幣可以波動幅度為fixing上下2%) (2) 為維持人民幣兌其他一籃子貨幣弱勢(人行行長周小川於4月中表述根據一籃子人民幣指數計算,人民幣指數仍被高估12%),自第二季以來,即呈現美金走弱時人民幣維持區間波動,但當國際美金走強時,人民幣貶值度加大的對應表現,此一現象亦未出現變化。

經濟面

中國第二季GDP為6.7%,持平於上季,但原本支撐中國上半年經濟增長之房地產相關數據從高點回落,民間投資亦降至16的新低,配合進出口數據不佳,顯示中國下半年經濟下行壓力不減,由於市場對於第三季人行貨幣政策有寬鬆期待,此影響人民幣逐漸失去傳統利差優勢,亦恐排擠市場資金對於人民幣風險偏好程度。

中國經濟各項數據圖

由於人行對於人民幣貶值容忍度加大,加上中國市場實質美金需求推動,配合中國經濟基本面尚待改善,預期短線人民幣仍相對其他非美貨幣弱勢。

人民幣貶值近期不再造成恐慌

而值得後續留意之處在於,探究本輪人民幣貶值未如去年8月以及今年1月造成市場恐慌原因在於:

  1. 本輪人民幣貶值並非資金大幅流出造成,此點從中國外匯儲備已經連月持穩可以看得出來。中國外匯存底圖

  2. 為利今年10月人民幣納入SDR,避免一地三價現象,人行有意拉近fixing、境內、境外三者匯價,造成技術性貶值成分居多。

人民幣境內(CNY)、境外(CNH)、中間價(fixing)匯價 & 外匯儲備alt

進入第四季,人民幣將逐步趨穩反彈

預計在中國外匯儲備持穩前提下,人民幣貶值走勢對於國際市場負面影響有限,未來10月人民幣納入SDR即將生效,考慮歐盟不穩定性,將會降低歐元吸引力,反而構成有利人民幣未來做為國際儲備貨幣的相對優勢,而11月美國將進行總統大選,美國施壓人民幣匯率升值有機會成為炒作議題,因此,預期人民幣目前弱勢的狀況,到第四季有希望逐漸穩定。

【全球金融】本週重要關注:美國 CPI & 聯準會利率決策、歐洲 & 英國 & 台灣利率決策、中國月中數據(12/12 ~ 12/16) 【總經Spotlight】寫在中國 20 大後:舊問題與新困境的兩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