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圖表

【關鍵圖表】從美德利差看美股走勢

3,544

美德利差 = 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德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

長天期公債較短天期公債更能反映大環境得變化,包括央行政策走向、通膨的預期、整體景氣的看法等。整體而言,景氣與公債的走勢大致上如下:

景氣熱絡>>資金從債市流入股市,通膨預期上升,預期央行緊縮>>債券價格下滑>>殖利率上升。
景氣衰退>>資金從股市流入債市,通膨預期下滑,預期央行寬鬆>>債券價格上升>>殖利率下滑。

那麽兩國的殖利率利差又代表什麼呢?若我們將長天期公債殖利率當作是一個經濟體景氣指標,那麼兩國的殖利率利差便可以視為是兩國的景氣強弱指標,德國為歐元區最主要經濟體,本文以德國代表整體歐元區。在景氣多頭循環時,美國與歐元區之間的關係如下:

美國景氣強於歐元區>>美國殖利率上升>>美德利差擴大
歐元區景氣強於美國>>德國殖利率上升>>美德利差縮小


那從圖中的美德利差,透露了什麼訊息呢?

通常於多頭位階時,美國總是領先各國處於強勢的成長,美德利差多處向上走勢,美國景氣強勢擴張,美股多頭上漲。而現在,美德利差出現反轉向下,這意味著什麼?

當美德利差觸頂反轉時,往往意味著美國以外的主要經濟體景氣跟上美國的腳步了。就像今年以來歐元區經濟便出現明顯好轉,促使市場預期歐元區央行將採取相對緊縮的動作,美德利差自高檔反轉向下。當此情況發生時,全球股市都處於欣欣向榮的階段,然而根據M平方觀察過去20年,這時期往往也代表著景氣末端的訊號,也通常領先S&P 500走勢1~2年(神奇!)。

來看看過去幾個例子:

1997年聯準會開始升息,而歐元區央行則到1999年才跟進升息,美德利差於1999年出現反轉,美股則在1年後伴隨2000年的網路泡沫崩盤。

2004年聯準會再度升息,升息後美國GDP成長出現小幅趨緩,反觀歐元區卻受惠歐盟東擴大幅成長,GDP成長持續上揚,美德利差也於2006年初開始反轉向下,美股則在2008年伴隨金融危機崩盤。

2010年美德利差的反轉較不同,當時美德利差反轉向下,主要是受到歐債危機使得歐元區各國債券價格暴跌,殖利率上揚所影響,不過,美股也同樣受到歐債風暴的影響,在2011~2012年間出現回檔修正。


結論

本次的美德利差反轉向下,主要受到上半年以來,歐元區景氣復甦強勁,美國則相對趨緩,市場對於歐元區退出QE預期越來越大,而對聯準會升息預期則下滑,從年初的一年升息三次,逐漸下滑至兩次,美德利差便也開始逐漸下滑。
未來應持續關注美德下滑的趨勢是否延續,若美國景氣強勢好轉,或是歐元區不如想像中緊縮,本次循環時間可能再拉長,那麼美股距離多頭末端的時間點就還有距離,但若下滑趨勢延續且更加明確,投資人便應有所警惕。

相關連結

投票專區

【MM認真投】美股多頭榮景能持續到何時?

截止:

圖表討論